世界变得越来越单调

世界上最大的事莫过于知道怎样将自己给自己。——蒙田

The Midsummer Station
曲名:Silhouette
歌手:Owl City
所属专辑:The Midsummer Station
发行年代:2000
风格:电子音乐
介绍:猫头鹰之城乐队(Owl City)是一支来自美国明尼苏达州的电子音乐乐队。说说是乐队,实际只有一名成员:亚当·扬(Adam·Young)。亚当·扬于2007年创建了该乐队,并且担任乐队的主唱、编曲、创作、混音合成工作。Owl City的音乐飘逸、灵动,既有梦幻的神秘色彩,又有电子音乐的动感节奏。

展开歌词


I’m tired of waking up in tears
我已经厌倦了满脸泪痕地醒来
Cos I can’t put to bed these phobias and fears
因为我无法带着那恐惧安然入睡
I’m new to this grief I can’t explain
对我来说,这无法解释的悲痛是那么陌生
But I’m no stranger to the heartache and the pain
但来自心灵深处的伤痛,与我已是老相识了

我点起的火,让自己获得了重生
The fire I began is burning me alive
我点起的火,让自己获得了重生
But I know better to leave and let it die
但我深知,离开,让这火自行燃尽,是更好的选择
I’m a silhouette asking every now and then
我是一个落寞的剪影,不时问着自己:
Is it over yet? Will I ever feel again?
“这真的结束了吗?我会再次感到形单影只吗?”

我是一个孤独的剪影,独自追逐着彩虹
I’m a silhouette chasing rainbows on my own
我是一个孤独的剪影,独自追逐着彩虹
But the more I try to move on, the more I feel alone
但我离开孤独泥潭的欲望越强烈,我就更深地陷入了这泥潭之中
So I watch the summer stars to lead me home
所以我仰望着夏夜的星,期望它们能指给我回家的路

我对自己不可抹去的过去感到厌恶
I’m sick of the past I can’t erase
我对自己不可抹去的过去感到厌恶
A jumble of footprints and hasty steps I can’t replace
我无法追溯,当时那些混乱的足迹和草率的步伐,究竟为了什么
The mountain of things I still regret
那我依然感到后悔的,堆积如山的往事
Is a vile reminder that I would rather just forget (no matter where I go)
它们就像被写在一张卑劣的备忘录上,而我最好还是就此忘却(无论我将到哪里去)

我燃起的火,让自己获得了重生
The fire I began is burning me alive
我燃起的火,让自己获得了重生
But I know better than to leave and let it die
但我深知,离开,让火自生自灭,是更好的选择
I’m a silhouette asking every now and then
我是一个落寞的剪影,常常问着自己:
Is it over yet? Will I ever smile again?
“这一切真的结束了吗?我还会重现笑容吗?”

我是一个孤独的剪影,独自追逐着彩虹
I’m a silhouette chasing rainbows on my own
我是一个孤独的剪影,独自追逐着彩虹
But the more I try to move on, the more I feel alone
但我离开孤独泥潭的欲望越强烈,我就更深地陷入了这泥潭之中
So I watch the summer stars to lead me home
所以我仰望着夏夜的星,期望它们能引领我回家

只因我独行着
Cos I walk alone
只因我独行着
(no matter where I go)
无论我将去何方
Cos I walk alone
只因我独行着
(no matter where I go)
无论我将去何处
Cos I walk alone
因为我只身一人
(no matter where I go)
无论我将去何方

我是一个落寞的剪影,常常问自己:
I’m a silhouette asking every now and then
我是一个落寞的剪影,常常问自己:
Is it over yet? Will I ever love again?
“这一切终于都结束了吗?我还会再次坠入爱河吗?”

我是一个剪影,独自追逐着彩虹
I’m a silhouette chasing rainbows on my own
我是一个剪影,独自追逐着彩虹
But the more I try to move on, the more I feel alone
但我愈想从孤独泥潭中脱身,我就愈深陷其中
So I watch the summer stars to lead me home
所以我仰望着那夏夜的星,期望它们能带我回家
I watch the summer stars to lead me home
我凝视着夏夜空中的星,期望它们能送我回家

落叶

世界变得越来越单调

文/ 茨威格

近年来旅行,虽说每次也都算痛快,但内心总有种强烈的感觉,总为世界变得单调而感到有些不安。

在外在的生活方式上,一切都变得更加千篇一律,一切都被拉平成一种统一的文化模式。各民族特有的风俗磨灭了,服饰单一化了,礼俗国际化了。世界各国越来越显得交相渗透,人都按一个模式忙碌着,城市也越来越显得一模一样。

再明显不过的就是跳舞。二三十年前,跳舞还只是个别民族的事,还只是个人爱好。维也纳跳华尔兹,匈牙利跳恰尔达什,西班牙跳波莱罗——都按种种不同的节奏、不同的旋律。显而易见,这都是艺术家的天才和民族精神凝结而成的。可如今,从开普敦到斯德哥尔摩,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到加尔各答,千千万万的人都跳同一种舞,配同样上气不接下气、毫无特色的五六首曲子。

第二个例子是时尚。时尚还从来没有在各国疾如闪电般地趋于一致。以前,时尚从巴黎打入其他大城市要几年,从大城市打入乡村又要几年。今天的时尚,眨眼之间就风靡全球了。纽约流行短发,一个月时间就有五千万到一亿女人栽进去,都成了马鬃头,像被特制的长柄大镰刀扫过一样。在世界史上,还没有哪个皇帝曾有过类似的威力。

这类症状能列举的数不清,而症状本身也一天天增多。人们享受生活时,独立自主的意识正随着时间消逝。列举民族和文化中的特殊性,本来就比列举共同性要难。结果是连浅层次的个性都没有了,所有的人都穿着相同。单调必然会沁透人心。癖好相同会使人的面貌更相似,运动相同会使人的躯体更相似,兴趣相同会使人的精神状态更相似。无意之中,就会出现表现形式相同的感情,出现由于整齐划一的要求被加强而产生的随大流的感情,就会因心灵扭曲而导致肌肉发达,就会因个性消亡而导致人的类型化。对话这种交谈艺术就会被舞蹈和体育运动肢解。戏剧艺术会由于电影而变得粗野。变化迅速的时尚、所谓“季节效应”的实践经验,会揳入文学。能让人静心阅读的书越来越少,有的只是越来越多的“季节图书”……由于一切都是赶潮流的,消失得也就快,于是穷毕生精力耐心合理地概括出来的知识,在当代就十分罕见。用独到的功夫才能获得的一切,也是这样。

挽救的办法,那就是逃,逃向我们自己。看重精神生活的人,其最高境界就是永远自由,做人的自由、做事的自由、发表意见的自由、自由本义上的自由……我们要活得平静、活得自由,不大喊大叫、不引人注目地去适应社会的机制。但在内心,要有自己最本真的爱好,要保持自己固有的生活节律。不傲慢地不屑一顾,不放肆地掉头而去,而要设法去注视、去认识。然后对不该归我们的,就胸有成竹地拒绝;而对我们不可缺少的,就胸有成竹地拿来。对这个越变越千篇一律的世界,如果我们打心底里就不接受,那我们就实实在在地有了一个坚实的天地,一个永远超出于一切变化之外的天地。我们就会有力量,对一切分散、拉平嗤之以鼻。

猜你喜欢

3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